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股票配资 全知者 魔性沧月

第一百四十章 只在乎一个人

    “炽诚哨兵,只需一心炽诚!”

    “非改造者,皆不可与之亲近。”

    “哨兵的心中,应只有光明,与彼此。”

    这些以前习以为常的事,此刻瑟提他们越想越压抑。

    他们与学数理化、学商务、学艺术的学员们,是几乎社交隔绝的。

    以前他们觉得没什么,甚至还轻视那些普通人,认为是那些凡人不配与他们结交。

    现在看来,真实情况莫非恰恰相反?

    光明会只需要心思单纯的兵器,士兵是不需要感情的。

    “你在违背规矩……”瑟提看着黄极道。

    显而易见,无论是救下必死的霍克,还是告诉他们这些秘辛,都是重罪!

    组织上隐瞒这么久的真相,被黄极一语道破,他必然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黄极淡笑道:“债多不压身,我既然做了,便不介意做得更彻底一些。”

    “什么意思……”众人盯着他,既期盼又觉不可思议。

    黄极手指敲着桌子道:“你们快毕业了,我来得晚,只给你们上一课。”

    “这一课,叫做活着。”

    八十二名哨兵学员,怔怔地看着新教官。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会帮所有人度过崩溃期。

    谁不愿意像霍克一样从必死之中活下来?如果黄极对其他人见死不救,霍克的事便也瞒不住。

    救了一个,便得全都救!

    黄极既然把这种事告诉大家,就说明他从一开始便打算破坏组织的规矩,让所有人活下来。

    “你真的要这么做?”瑟提死死盯着黄极。

    “这就是我的主张,我希望组织的发展,不以牺牲自己人为代价。现在上面的思想,有点太轻视中下层的成员了,就好像33级以下不是人一样。我既然来做这个教官,必要坚持自己的主张,大家都是自己人,这种实验就不合理。”黄极叹道。

    “你知道后果嘛!”有人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黄极无所谓道:“大不了再派个教官来,把我顶掉就是了。”

    众人一愣,真的就这么简单?

    “放心,我上面有人。因为这种主张,我被连降三级,但是我在菲尼克斯组里,有个涅槃者兄弟。他把我安排到这里来,不就是暗示我‘放手去做’吗?”黄极笑道。

    众人面面相觑,是啊,他们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

    为什么一个思想有问题的人,被连降三级之后,还被排到这里来当教官?

    签署这种调令,背后的意思,不就是想让龙教官救人吗?

    黄极继续说道:“这一次让你们全都活下来,生米煮成熟饭,崩溃期有救的事便瞒不住了。”

    “如此为了人心稳定,以后救治学员会成为惯例,未来所有的哨兵学员,都会被组织所救治而活下来。”

    “我救得不只是你们这一届,而是未来每一届。”

    众人陷入死寂,新教官这是在倒逼高层选择。

    直接把事情捅出来,逼迫高层妥协放弃这所谓的实验,以后好好让每一个注射了哨兵药剂的人活下来。

    不愧是思想出了问题的男人,胆子太肥了!

    “真的会如你所愿吗?不待上命,先斩后奏,你只是再降级那么简单?”亚姆不信道。

    黄极笑道:“我那个兄弟很聪明,他敢把我安排到这里,就不怕我闹出事来,一定有办法说服高层,回心转意!”

    “我对他有信心,我也对高层们有信心。”

    亚姆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其他人倒是没想那么多,哨兵大多数不爱想复杂的问题,【.】听到黄极都这么说了,便也期待着以后高层再也不把大家当做试验品。

    瑟提咧嘴揽着霍克笑道:“教官,我的命也摆脱你了,你不是要考试吗?来吧,我什么都不怕。”

    黄极站起身道:“我的考试很简单,我只考配合。”

    瑟提脸色一僵,配合?没学过啊!老师都没教,怎么考这个?

    “没学过?我教你们啊。”黄极笑道。

    “没考过就不准走,不合格的,不准离开训练场。”

    ……

    郊狼双手环抱,背靠在合金墙壁上。

    他守在B3训练场门外,等待着黄极出来。

    “只有更强,成为更高级的成员,才能获得更多的尊重。”

    “没有给组织带来贡献,被轻视也是应该的,我们本就是工具。”

    “这个人,他竟然想逼迫高层放弃实验,救所有的人,这也太天真了。”

    郊狼想跟黄极谈些事,结果等半天黄极也不出来,他就从通风口潜入进去观察。

    黄极与瑟提等学员的对话,他都听在耳朵里。

    不过关于这家伙想生米煮成熟饭,逼迫高层的事,郊狼现在并不关心,他只关心格兰妮的事。

    见他们开始训练,郊狼就撤出训练场,默默等待在门口。

    直等待晚上八点,黄极才独自走了出来。

    学员们一个也没出来,都还在训练场里不知道练着什么呢。

    快毕业的学员,教官都是不管的,尤其是注射了药剂的,已经没什么好教的了,教官甚至还不一定打的赢学员。

    新来的教官,能镇得住场子,并且逼迫他们继续训练,实力应该有S2!

    郊狼迅速估计了一下黄极的实力,与此同时,突然拔枪遥指黄极。

    “嘿,我可吃不住银牙一枪。”黄极举起双手说道。

    “前提是我打得准……我们找个地方单独聊聊,往后退!”郊狼抬着巨大的银色手枪,逼迫黄极退后。

    黄极转过身走着,一连穿过几次岔路后,才听到郊狼说道:“就这,左边的房间。”

    左边的房间门是开的,黄极率先走进去,郊狼紧随其后关闭闸门。

    这是个封闭的小卧室。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奉劝你,还是等待的好。”黄极说道。

    郊狼沉声道:“格兰妮的事,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黄极摇头。

    “嘭!”郊狼毫不犹豫地开枪了,子弹擦肩而过,在黄极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孔洞!

    钢铁墙壁就如同开花馒头一般,绽放出一个狰狞而不规则的洞口。

    郊狼被巨大的后坐力,带动得如陀螺般转动,最后嘭得一声抵在门上。

    “说,或者死。”郊狼眼神凌厉道。

    黄极沉声道:“你要背弃光明吗?郊狼。有种冲我脑袋开枪。”

    郊狼见他如此硬气,只得把枪放下。

    他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告诉我,拜托了。你肯定知道些什么,求你了,你不也是格兰妮的朋友吗?我绝不会害你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格兰妮现在如何,你有去问过缪撒吗?”黄极问道。

    郊狼低头道:“缪撒什么也不肯说,他告诉我,只要格兰妮还是机密任务状态,就永远黄金配资 不上……”

    “……”黄极眉头紧皱,坐在旁边的床上沉思。

    郊狼走上去追问道:“你说啊,你知道什么?”

    黄极抬头道:“我知道格兰妮的任务是什么,按理来说,早就应该结束任务了才对。”

    “什么任务?”郊狼急道。

    黄极说道:“给帝斯做陪练,测试他的新能力。”

    “你说什么!”郊狼一把抓住黄极的衣领,咆哮道。

    帝斯是与光明会接触最多的小灰人的名字,实力强大到深不可测。

    每一次来地球,都要运动运动,而光明会高层都会给他提供‘运动器材’,即炽诚哨兵之类的改造人。

    这种‘招待’很危险,无论多强大的战士,都可能被他玩死。

    格兰妮竟然被选中去招待了?

    郊狼心仿佛一下子坠到了寒渊里,虽然并不是当陪练的人一定会死,但也确实因此死了很多强大的战士。

    他回想着黄极前前后后所说过的一些话:‘格兰妮还没有黄金配资 你嘛?’、‘啊没什么,最近她应该快联络你了吧’、‘按理来说,任务早该结束了’。

    “她……死了吗……”郊狼仿佛被抽尽了全身的力气,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

    黄极连忙说道:“我没说她死了啊!不要乱说,我就是怕你瞎想,才不想告诉你。上面还没有公开她的死讯,她就一直处于机密任务中,你就不能认为她已经死了……”

    黄极的话意思没错,但是如果绕着弯子,去琢磨一下话外的意思。

    郊狼再本能地结合之前缪撒说过的话:“她就算失联一辈子又怎样?只要在机密任务中,就不可与外界黄金配资 ……”

    霎时间,郊狼的心更凉了:原来,我不能认为她已经死了嘛?

    他的拳头,不自觉地攥紧,发出咯吱的声音。

    低着头,偷偷地把眼泪流出来。

    郊狼是一名资深的光明杀手,光明会把33级以下当做工具,他也是有感受的。

    只不过他和萨雅一样,并不在乎。

    他们从小都在光明会长大,从来也没有什么特别伟大和崇高的想法。光明会给予他们丰富的物质配资公司 ,以及凌驾于普通人的特权,这就够了。

    战斗人员被培养出来,就是为了光明会而战的。即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是应该的。

    郊狼是这么想的,瑟提那些学员,也是这么想的。

    黄极知道,直接煽动他们背叛是不可能的,愿意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光明会的人,说破天也没用。

    所以,黄极之前,并没有趁热打铁地给瑟提等人灌输背叛的思想,反而说‘我对高层有信心’。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改造者,比起自己的生命和尊严,更珍视所爱的人。

    就像是恶龙,他无论如何,也要为摩尔报仇。

    他真的是为了全人类吗?并不是,他只是想杀了那个叫帝斯的小灰人。

    恶龙在弥赛亚众人面前,编了一堆心路历程,其实最终的目的只是想给摩尔出一口气。当不当狗什么的,他真的不在乎。

    他不是为了全人类,而反抗外星人。他只是为了一个人,而决定去救全人类。

    “没有人比我更懂你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