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 吾道长不孤

第七十六章 刺杀开始

    向山将抵在唐沙古后脑勺上的钢锏收回,重新别在腰间,然后扯下了插在自己后腰的充电线。

    这根钢锏刺入唐沙古大脑五公分,强烈的震荡已经将这位前黑帮老大、未来绿林二当家的生物脑给打成了一滩蛋白质。

    与此同时,这根钢锏所释放的高压电,也摧毁了这个身体中枢部分脆弱的电子设备。

    向山接着又补了一下。

    “要是你成为黑帮的故事再精彩一点,有点‘被社会压迫,不得不走歪路’的要素,说不定还可以多活一会儿。”

    向山摇摇头,如此感慨。

    人渣的心路历程,他是真的没心思去听了。前些日子吸收了记忆里面,这种模板真的不少。

    “好了,那么自检一下。能源,充足;系统运行,流畅;体内营养物浓度,饱和……嗯,基本都好好运行了。”

    向山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披上黑色的兜帽斗篷,将唐沙古刚刚带来的、装了各种必备药剂的箱子带上,头也不会的离开了这个原属于电容帮白纸扇的基地。

    向山出门时候,大门与窗户瞬间降下铁板、将这个房间封死。由于基准人可以用电能代替部分呼吸作用,且改造率越高越不需要氧气,所以对于完全义体化的武者来说,“房间通风”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这样,整个房间的防护就万无一失了。

    就算真的有人来这边查看,也只会以为“壳大哥”需要入定,所以封锁了房间。

    而在那屋子的主机里,一个战术分析AI正在伪装唐沙古,进行指挥作战。

    如果追溯源头,那么那些指令,绝对是从这个屋子里传出来的。

    那个战术分析IA是一个古老的弱人工智能。向山晓得这种AI的关键算法,在网上下载一点公开的聊天AI模块,然后稍微整合一下,再根据唐沙古的言行建一个数据库,大概就算完成了。

    狭义上的“图灵测试”其实没那么困难,也不能作为判断“人工智能是否可以思考”的标准。

    弱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某种学习算法,将自己在特定方向的能力,推演到人类所不能企及的程度。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与2017年击败了世界第一围棋棋手的围棋AI阿尔法go。它所下出来的棋路中,甚至包括了人类数千年来未曾探索的形式。

    但阿尔法go击败人类最强棋手后的半年,又被自己的后续版本阿尔法goZero给打了一个100:0。

    如果一个AI单纯以“聊天”为目标,目的是为了让人类误以为自己是人的话,其实并不算太难人类的“自我意识”,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明显。

    AI不需要像人类一样,理解自己输出的话语,到底代表了什么。它们只需要计算“这么说可能更像个人”就对了。

    这一点在21世纪中叶就已经达到了。

    更别说,向山只需要在短时间内骗过那些黑帮分子就是了。

    嗯,短时间内只要一直持续到猛手党土崩瓦解之前就可以了。

    非常简单的事情。

    那个战术AI,会根据向山预设的目标,持续性的做出反应,让猛手党的人继续巩固防御。

    而他之所以突然杀了唐沙古,也不是因为他听故事听恶心了,而是因为他的目标已经完成了。

    科研骑士团驻地之内,已经被他种下了密码。

    话说回来,在进入的时候,他发现了一点点痕迹。自己所知晓的那些百年老后门里,有其他人访问的迹象。尽管不知道对方是在什么时候访问的,但向山可以肯定,进入这科研骑士团后门的家伙,也不止自己一个。

    在种下一些蛊之后,向山就打算开始行动了。

    向山提着药箱子,就站在服务站的门口。由于黑帮乱战的关系,这附近的居民已经是闭门不出,只有一些城外来的家伙战战兢兢的抱作一团。相互壮胆。

    向山在这一群非人的义体人之中,反而不怎么先验。

    不多时,一群人从街角匆匆赶来。

    尤基叫道:“师父,都来了。”

    向山扫了一眼:“嗯,人数都是对的。不错。那小家伙呢?”

    一个用塑料袋伪装自己义体的人走了出来。正是黄耦光。她稍稍扯开后背的伪装。小家伙被装在一个半透明容器里,周围都是缓冲层。

    “前辈放心,晚辈就算性命不要,也会把这个婴儿待到安全的地方去……”

    “啧,保证就保证,说什么‘性命不要’啊。”向山摇摇头:“就这个状态吧,我实在想不出什么你死了她反而能活下来的情景超大当量的电磁脉冲炸弹?”

    小家伙似乎很累,睡眼惺忪的。向山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家伙那还有点婴儿肥的脸。小家伙恼火的拍了拍向山的手,道:“别怕……怕……”

    向山叹了口气:“本来是觉得吧,这一次找到了个合适的家伙,说不定可以抚养你。但今天……啊,昨天发生的一点事,让我怀疑那个武师背地里也在干些不要命的勾当。麻烦啊。给你找个安全家庭的事情,也只能下次再说了。”

    向山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然后将手里的箱子递给崔骸:“小崔,拿好了,这是药物。对原闻人的伤势应该有用。大概也够你们每人伤个一两次的。拿好,然后赶快出城。”

    崔骸惊疑不定的道:“前辈,这是?”

    他们原本只是汇聚在松鹰大厦,结果就在一小时之前,尤基突然跳起来,一个个找上他们,告诉众侠客,自己的师父说有事叫他们去。

    这些侠客受了向山恩惠,又见过向山铲除黑帮据点的手段,知晓这样一位老前辈来找,必定是有要紧的事情,因此不敢怠慢,赶紧过来了。

    结果没想到向山一开口就是要他们快点出城。

    红手A道:“前辈你可能是不知道,我们都被那官府录入库中。冒然出城,很有可能会被城区边缘的监控系统盯上……”

    向山笑道:“没事,过了今晚,他们大概不会有什么精力去一个个追踪你们这些落单侠客了。”

    “什么……”

    几个侠客各自惊骇。

    原闻人思考片刻,道:“前辈可是要做一件大事?”

    向山点了点头:“算是。”

    奧柯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怎么能走?我们可以为前辈……”

    “打住。就此打住。我最烦这一套‘让你走你不走非要留下来帮倒忙’的戏码了。”向山直摆手。

    戈弗雷道:“前辈!我们不怕死。就算我们现在这样,也能作为棋子,为前辈拼掉几个官府鹰犬……”

    “没意义的。”原闻人道:“前辈恐怕是暗中借到了本地黑帮的势,已经将一切都打理好了。我们若是不走,不仅辜负前辈一片好意,还容易打乱前辈的计划。”

    “我们虽然可以说,我们不怕死。但若是我们真个出现在战场之上,前辈就真的能当我们不存在一样?就算前辈最终可以狠下心肠,我们也是事实上对前辈的战术选择造成了干扰。”

    崔骸思考片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孺子可教。”向山赞许道:“既然如此,你们就去吧。”

    他最后拍了拍尤基:“虽然我觉得把握还是蛮大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嘱咐一句好了。如果三天之后还是没有一点我的消息,那就不要等我了。跟这些侠客朋友们去北冰洋也好,带着这小家伙去某个聚居地隐藏起来也好,随你自己选择。基础入门的东西,我都已经交给你了。少量的秘籍,也放在你的存储器当中了。以你的天赋,对照着网上资源自学,也能成为一代明侠。不要松懈了。”

    “当然,若是你最后觉得,自己是被我带上这条路,根本不应该当什么侠客,想要回归普通配资公司 ,也由你。”

    尤基脸色发僵:“师父,你不会真的……”

    “这就是江湖。”向山耸耸肩:“我说过了,把握蛮大,但也要以防万一。以后行事,也要记得如此。”

    说罢,向山挥挥手,将“驴骡子”的权限密码输入尤基的芯片之中,然后走入黑暗里。

    尤基犹豫了一会,突然追了上去。但只是经过一个转交,向山就已经不见踪迹。

    尤基咬咬牙,回到侠客这边。崔骸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不知道向山要做什么“大事”,会怎么样,但崔骸觉得,自己了解尤基这种感受。

    每一个听着江湖传说踏入这条路的江湖人,都经历过这种事。

    江湖事,不仅仅有神功秘籍、快意恩仇。

    ………………………………………………………………

    向山的斗篷如同一团黑色的火,在城市的街头巷尾闪烁。

    杂念迅速的被剔除出思考的领域。他的精神,再次如同明镜止水一样。

    “那么,接下来……”

    向山快步来到一处街角。这里是一个废弃的仓库,监控缺失,周围没有什么人居住。黑帮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只是将这里当做一个混迹的地点。

    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存在一个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