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 惠鹏鹏

第八百一十九章 我不是他拙荆

    双方见礼过后,气氛总算融洽了很多。

    为什么气氛会融洽?因为雨没有一直下。

    不过傅月池这小姑娘除了跟何邪道声谢外,就一直没有说话,神色郁郁,一副怀疑人生的样子。

    可以理解……

    “何大侠,你说恶鬼已被你降服,那这恶鬼如今何在?”略作寒暄后,傅清风开口问道。

    “你们跟我来。”何邪笑了笑,知道不让他们看到真正的鬼他们是不会放心的。

    不过你猜怎么着?

    咦,有个真鬼,这不巧了么不是?

    何邪掀开棺材盖的时候,石尸明显颤了一下,森绿的眼神幽幽看看何邪,又看看棺材外围了一圈的脑袋。

    这……怎么还围观上了?

    众人被石尸的丑陋样貌吓了一跳,齐齐惊呼,神色惊悚。

    “真的是鬼!”傅清风倒吸一口凉气,“之前就是它在作恶?”

    何邪点头:“没错,就是它。”

    石尸幽幽地看了何邪一眼。

    “太可恶了!”傅清风一想到之前自己一帮人被它吓得抱头鼠窜的狼狈样子,就又羞又恼,尤其是想到妹妹都被吓尿了,就更加咬牙切齿起来。

    仓啷!

    她竟拔出了剑。

    石尸一个机灵,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哎呀!”

    众人吓得齐齐往后跳了一步。

    何邪急忙安抚石尸:“躺下,躺下,吓唬你的。”

    “格格格……”石尸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听这语气,似乎有些委屈。

    何邪瞪了瞪眼睛,石尸眼中森绿光芒一闪,立刻躺了回去。

    何邪回头对受惊的众人笑了笑:“没事了,不用怕,它很乖的。”

    “……”

    乖?

    “何大侠为什么不彻底灭了它?”傅月池恨恨瞪着棺材道。

    这是她跟何邪说的第二句话。

    何邪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况这只鬼生前也是可怜人,它变成鬼后,也没害过人。”

    这话倒是没胡说八道,这里八副棺材,正好是一家人,整整齐齐。也不知道杀他们的人跟这一家子有什么仇,杀了人,还在每副棺材上贴了镇灵符,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不说,且被镇压得魂飞魄散。

    这头石尸也是因为尸变后产生了一些奇妙变化,魂魄才保留了下来,不过不像是其它僵尸,它没有凝聚煞气,且智商也只有小孩子三四岁的水平,说它乖,也不算错。

    何邪把自己的推测简单说了一下,末了道:“我打算问问它的冤情后,就超度它去投胎转世,也算是一桩功德。”

    众人纷纷露出敬佩之色,抱拳道:“何大侠慈悲为怀,我等佩服!”

    棺材中的石尸眼中露出茫然之色,显然,它虽听得懂何邪说的话,却记不得何邪所说的事情了。

    不过它感觉得到,这个人对自己没有恶意,而且,它也打不过,不敢惹。

    “既然如此,那就……”傅清风刚要说什么,但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山庄外传来马嘶声,她顿时怔住,警惕看了过去。

    “又有人来?”一人皱眉道,“大小姐,我们怎么办?”

    傅清风有些惊疑不定,想了想,先是急忙向何邪告罪:“何大侠,我们因为有一些不得已的苦衷,不便和外人相见,所以……”

    何邪很善解人意,点头道:“姑娘请自便,若是来人我自会应付。”

    傅清风松了口气,急忙抱拳:“多谢何大侠体谅。”

    想了想,傅清风又道:“何大侠一人独处荒宅难免惹人怀疑,不如让舍妹留下来陪着你,扮做夫妻,也好掩人耳目。”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何邪若有深意看着傅清风,小丫头片子心思还挺深,跟你的事业线似的。

    “也好。”他没有拒绝。

    “姐姐我……”傅月池有些着急。

    “月池,听何大侠的话。”傅清风向妹妹使个眼色,然后拉过她的手,一边在她手上写字,一边吩咐道:“尽量少说话,凡事让何大侠做主,注意不要露馅。”

    傅月池微微沉默,姐姐在她手心里写的是“观察”二字,她明白了姐姐的意思。

    毕竟是萍水相逢,他们还是信不过何邪,突然又来人了,他们不知道是不是跟何邪一伙儿的,所以留下傅月池观察情况,而他们躲起来,把握主动。

    除了傅月池,剩下的人很快撤了个一干二净。

    何邪对傅月池微微一笑:“不用紧张。”

    “我没紧张。”傅月池脸一红,低下头。

    说话间,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嘴里还嘀咕着:“连门都没有?”

    “有人吗?”这人大声问道。

    何邪有些意外,但也在预料之中。

    因为来的这位不是旁人,而是何邪的老熟人。

    “宁兄?”他讶然道。

    来的正是宁采臣,不过比起三年前见他,如今的宁采臣沧桑了许多,胡子唏嘘,满面风霜。

    宁采臣“呀”了一声,显然没料到有人在,还叫出了他的名字,吓了一跳。

    定了定神后,他小心翼翼进门,一眼就看到前厅八口棺材,顿时又吓了一个机灵。

    然后他才看见这边的何邪和傅月池。

    他依稀觉得举着火把的何邪有些眼熟。

    “这位兄台,你认得在下?”宁采臣疑惑问道。

    “三年前,兰若寺。”何邪淡淡道。

    宁采臣想了想,立刻恍然大悟,他指着何邪惊喜道:“你是何公子?”

    “是我。”何邪笑了笑。

    “哎呀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宁采臣惊喜走过来,“没想到我从牢狱里出来,见到的第一个熟人竟是何公子你!”

    “牢狱?”何邪故作疑惑。

    宁采臣摇头苦笑:“这件事不提也罢,总之,我是被冤枉的。对了何公子,你怎么在这儿?还有这位是……”

    何邪笑呵呵看了眼傅月池:“这位是拙荆。”

    傅月池警惕看了眼何邪,拙荆是什么鬼?说什么黑话呢?对暗号呢?

    “我不是什么拙荆,我是他娘子。”傅月池哼了一声道。

    这话让宁采臣跟何邪都是一愣。

    随即宁采臣哈哈一笑,忍俊不禁急忙拱手告罪:“何夫人,莫怪莫怪,小生宁采臣,这厢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