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木叶之影流 红叶知玄

第六百零五章 囫囵

    按照同样的方法,羽生之前以自身之力容纳仙人之躯,和现在以仙人之躯融合九尾之力性质是大致一样的,甚至从难度上来说,后者还要比前者简单一些。

    虽说九尾具备反抗能力,但是在它察觉到这种事情之前羽生已经先一步悄无声息的隔离了它的意识。

    九尾被困在了羽生的“零光片羽”之中。

    从高空跌落之后,九尾砸到了一栋高层建筑的顶层,被这么摔了一下之后,它反而是清醒了许多。

    “幻术?”

    九尾虽然很强大,但是它却有着丰富的被幻术控制的经历,对它做出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的人,分别是宇智波,宇智波,还有宇智波。

    “差不多,但严格来说这是一种意识封印。”

    羽生再度出现在了九尾的身边,对着它解释道,“你可以当这里是一座空想都市,空想都市外面是一个空想世界。当然了,它并不是牢不可破的,你可以试着冲破封印。”

    他还是颇为人道的,是真的在把封印当封印用,没有直接用庞大的股票配资 流冲击九尾的意识。

    哪怕是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有可能的话,九尾也是会直接选择对羽生发动攻击,只不过羽生直接站在了它的攻击范围之外。

    羽生这时候其实是没多大心思逗九尾玩的,从听说了砂隐丢失了一尾守鹤之后,他立刻就来到了影流这边的表现来说,其实他并不似表面上那么平静。

    “你也不用这么激动,我只是临时借用你的力量而已,等一切结束的时候,你的东西自然会还给你……

    所以我的建议是你最好节省一下气力,尽量保持自己的意识,等待着我放你离开这里……脱离了身体的支撑之后,意识与精神体就成了无源之水,就算不挥霍都有枯竭消散的一天。”

    这话听着倒是有点人话的意思了,只是……这话真的可信吗?

    其实是临到决定的时候,羽生最终又止住了将九尾之力彻底据为己有的想法……跟切六道一样切九尾,这么来回掺和,羽生的意识体又会混乱到什么地步?

    那种过于未知的风险,出于谨慎,羽生还是决定不轻易涉足其内。所以他大退了一步,只是将自己的查克拉封印在了自己的意识体内简单的说,他就是有点怂了。

    哪怕是对于他这种程度的忍者来说,十尾依旧是无比神秘的一样东西,那么深刻的掺和十尾之力,会不会导致个人的“十尾化”?

    毕竟不管是九尾还是一尾,它们的本质都是十尾。

    不过羽生的做法还是跟人柱力不同的,这等于将九尾封印在了“死神”之内。起码这是个活结,不是死结……仅从可能性上来讲,羽生是能够做到把九尾的查克拉还给九尾的。

    最后又跟九尾这么说了一句之后,羽生的身影兀自消失,脱离了这个封印空间。

    而随着羽生的离开,风景画一般的城市突然就活了过来。

    熙熙攘攘的人群,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远处近处亮起的富有层次的灯光……不知道为什么,九尾突然觉得有些孤独,又有些惶恐。

    不过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逝而已,九尾总不至于像第一次离开父母去往幼稚园上学的小女孩一样脆弱紧接着,这个天灾就在这里大肆破坏了起来。

    它当然不可能理会羽生的“善意提醒”,尝试冲破封印才是自然而然的举动。

    羽生将意识体收回体内,然后紧跟着哑然失笑,九尾的举动当然瞒不过他,只是那些“努力”都是无意义的。

    “这怎么不听劝呢,分不清好赖话吗?”

    好吧,这其实也不怪九尾,一方面是因为尾兽对忍者本身就没有信任度,另一方面……要让别人分好赖话的话,那最起码辨别对象也应该是个能说好话的人吧?

    羽生深吸一口,尽管他觉得一只九尾好像不太够,但现在他已经不是火影了,不能一口气把这里的九尾全借走……带走一只九尾还能隐瞒,但是想把地下空间内的五只九尾全都带走,那就等于把木叶当傻子了。

    “看来只能再找机会了,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就顾不得所谓忍村的颜面了。”一边这样想着,羽生迈步离开了这里。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羽生的动作没有过于激进,他还需要观察一些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

    就算能利用到木叶的压力或者帮助,砂隐内部的情况还是要靠砂隐自己安定,虽然四代风影的身死是一件大事,并且给砂隐带来了极大的震动,但是唯一的好消息是千代与海老藏依旧健在。

    这姐弟二人无疑是砂隐的“定海神针”,他们的资历与威望可远非两位木叶顾问在木叶的情况可比,人家可是经年老战,尤其是千代,从二代火影时期一直到五代火影时期,她在战场上活跃了多少年?

    木叶也在为砂隐提供协助,主要是在帮忙搜索一尾守鹤的踪迹,所以这段时间以来有不少漩涡忍者被抽调了出来、外派了出去。

    接连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这时候其实很多人的心底都隐隐约约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尽管这种感觉并不明晰,但是山雨欲来的紧迫感正在愈发强烈起来。

    只是,谁也没想到事态会恶化的那么迅速。

    土之国,岩隐附近。

    一队祖孙组合正在向着岩隐的方向前行着。

    “四尾和五尾现在都在村子里,四尾还有自由活动的权限,但是五尾好像有些问题……据说五尾有叛离村子的意图,但是前一段时间被不知道哪里的好心人士抓了回来,悄悄地丢在了村口。

    为此三代老头子大发雷霆,忍村的安全、人柱力的安危都不能保证的话,那岩隐还算什么岩隐……老头子大概又在拿这样的话题发挥了。

    所以我们可以找机会在村外对四尾出手,至于五尾……指不定要对村子发动强攻了。”

    “四尾优先,五尾稍后,要看具体情况决定做事方式……无论如何,任务是必须达成的。”

    孙子辈的年轻忍者,正是出身岩隐的天才忍者、年近十四岁的迪达拉……这年头,哪个村子没两个二五仔呢?

    至于爷爷辈的忍者……嗯,在新生组织“佩恩”内,他是自千手柱间复活以来最尴尬的一个人。

    尴尬的是,千手柱间压根也不认识他是那根葱。

    更尴尬的是,他之前吹过很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