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公爷 贪狼独坐

第七百六十九章 专业人士周瑾山,淳淳教诲新手村

    从前乌齐业特觉着自己算是抢掠专业户了,然而今日看人家小周管家的调度……

    顿时感觉,自己就特么是个弟弟。

    神马叫专业?!人家这就是专业啊!

    人先给分出来,老弱妇孺各自分开。

    青壮全部扎捆起来,丢到一边。

    牛羊开始按照肥瘦强弱分开,顿时价钱一目了然。

    帐篷里的皮毛、金银珠宝、刀弓剑甲……等等,都被扛出来分门别类。

    三两下的就区分开来,哪哪儿值钱、哪哪儿不值钱。

    随口一个评估,这弓鹿角所制、弓弦为牛筋三年、弓二石。

    算是个稀罕物件儿,到京师里出手八两罢。

    唔……这绿松石倒是不错的物件儿,没有咎没裂两指大小。

    就是上面雕的那尼玛啥玩意儿,回去找个苏工收拾一下倒也不差。

    能值个二三十两罢!

    乌齐业特顿时对小周管家肃然起敬,人家这才是专业!职业!高标准!

    相比之下,自己那些个崽子们简直傻呵呵的跟山贼土匪似的。

    再看人家那些黑甲国防军,顿时满心草泥马!

    那些个狗犊子熟门熟路的开始逮住青壮老幼们查探,没一会儿就揪出来好几个头人。

    再一搜他们身上,就找出来了些许贵重物件儿。

    这特么效率比积年老匪都厉害,简直堪称大神级操作。

    还有那些个货殖会的,跟随军而来的领队吵的面红耳赤。

    “他们是在争价钱,都想要多挣几个。”

    小周管家手里拎着几粒东珠,一看就知道是漂亮的走盘珠。

    边上的一大摞人们就跟没瞧着似的,甚至还有几个臭不要脸的点头哈腰。

    凑上前去请小周管家到自己那会儿挑挑,有啥玩意儿要能予小公爷的您尽管拿去!

    全大明上下谁特么不知道,张小公爷那是财神爷啊!

    能看一眼都是福分了,咱是没机会给人家正经磕头一个。

    倒是这伺候他的小周管家是个好声气,且小周管家有着张小公爷赋予的豪遮之气。

    我英国公府张家,那是拿人东西不给钱的人么?!

    那等腌臜事儿忒丢人了!

    银子不重要,我英国公府的脸面重要啊!

    至于银子……我英国公府,差那点儿银子么?!

    不要银子无所谓啊,我家少爷要啥木有?!

    最主要是得东西好,我家小公爷满意!

    他们巴巴的盼着小周管家来自己摊子上看,也是知道这些的。

    但同样的,银子特么算个屁啊!

    能凑上大财神小公爷的管家,这特么才是正理儿啊!

    背靠着财神爷,那特么发财还不容易么?!

    多少人恨不得散尽家财给张小公爷俯身做小去,人家还不带收的呢!

    攀财神老爷玉螭虎那是想都不要想的,没那福分。

    可攀附一下财神老爷的大腿毛小周管家,那倒是阔以考虑的。

    当然,这小周管家也不好攀附啊……

    跟着财神爷走四方的人物,小周管家啥没见识过?!

    说个略装批的话,那就是往来皆进士、过手皆珍宝。

    螭虎货殖小周管家那是恪守本分,多以自家叔叔老周的意见为主。

    遇到重大事物必然跟足利鹤公主那边报备,抑或禀告小公爷。

    可实际上多数时候都还是他在管理,也是以他自己的想法意见为主。

    张小公爷很少去打理这些琐事,足利鹤小姐姐那也是大而化之的好手。

    其实越是如此,小周管家就越是小心谨慎、不越雷池一步。

    因为他很清楚,信任是失去容易得来难。

    莫看今日张小公爷、足利鹤小姐姐对他几乎完全放手、大而化之,那是因为人家知道他跳不到哪儿去。

    离了张家、离了张小公爷,他周瑾山什么也不是。

    小周管家很清楚这点,所以他恪守自己的本分。

    他知道该他的张小公爷绝对不会少给他,既然如此何必作死?!

    数代人靠着张家吃饭的,哪怕是为了儿孙的福分自己也不敢乱伸爪子啊!

    伺候好小公爷,这才是正经事儿。

    “指挥使大人啊!这才到哪儿啊?!得多抓些人。”

    小周管家是有资格面见乌齐业特的,后者也知道小周管家的身份地位。

    是以从来不敢怠慢于他,哪怕是营帐中相见也是相对而坐。

    “太子如今修造新京师,且京师至各地直道都在修造。”

    小周管家悠悠的叹气,道:“哪儿都需要人手啊!开山筑路,冶铁架桥……”

    “指挥使大人呐!某说句不该说的话,太子将来那是要克继大统的。”

    眼见小周管家轻声细语的道:“此时还不给太子留下一个能吏的印象,将来如何争取出兵为将啊?!”

    也不是说乌齐业特做事不积极,但却是有点儿吝惜兵力。

    毕竟这些骑兵可都是他的依仗,自然是要尽量少损失些的。

    所以小周管家这话一说,顿时乌齐业特的脸色有些潮红了。

    因为小周管家说的,直接就点到了根子上了。

    现在咱们干活儿可不止是为了自己而已,那也是为了太子啊!

    抓人抓多了、送的勤快些,回头太子记得你这不比啥都强么?!

    乌齐业特心下感慨,自己到底是混迹关外小家子气了。

    瞅瞅人家,不愧是玉螭虎身边的人呐!

    自己以后还得混迹朝堂,得多跟人家学学本事。

    一念至此,更加感激而热情的对着小周管家拱手。

    “指挥使大人啊!别把目光就放在关外,得朝关内瞅瞅!”

    小周管家收了一匣子东珠,还有几只狗头金后眉开眼笑的道。

    “如今国朝最重者、且适合指挥使大人的,便是皇家军事学院……”

    乌齐业特听得这个名字,顿时感觉自己这狗头金和大东珠那没白给啊!

    尤其是听着小周管家娓娓道来,乌齐业特就琢磨这礼还得多送啊。

    军事学院出来了可就是天子门生了,回头下去就是军官。

    小周管家的说法和建议没错,自己这部族还得靠着功勋起家。

    尤其是自己这一代,先给挣一个爵位出来让子孙们吃上皇粮饭。

    日后有了这门路,干啥不方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