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配资公司 系游戏 吨吨吨吨吨

第六百七十四章 省油

    万能助理之所以是万能助理,就是因为只要老板想他就有,韩贵山的助理当年甚至能在A市弄到最传统的米糠中的米糠,自然也能在短短半天时间里于偌大的北平城弄到野菜。

    由于野菜的种类太多,江枫自己也不知道是哪种没有明说,韩贵山的助理就把他能弄到的野菜全送去了泰丰楼,一样两三斤,加在一起也有十来斤够大花吃一顿的。

    野柳蒿、蒲公英、马齿苋、小根蒜、香椿、车前子、灰菜还有一些江枫自己都不太认得的菜,就连干制的蕨菜和不太新鲜的鱼腥草都有,让江枫觉得他不光可以做炒野菜和凉拌野菜,甚至还能做个野草沙拉和野菜拼盘。

    “江先生,因为您先前没说要哪种野菜,我这边短时间内能找到的野菜就这么多种,您看看满不满意,如果数量不够的话我再让人送。”韩贵山的助理站在野菜边上解说。

    十几种野菜把江枫的眼都看花了,怎么可能会不够呢。江枫忙道:“够了够了,简直太够了,麻烦你了。”

    “不麻烦,韩总交代应该的。对了,江先生韩总想多问一句,您要这么多野菜是要开发新菜吗?韩总对野菜团子很有兴趣。”助理开始传达韩贵山的意思。

    江枫闻弦歌而知雅意,十分配合:“不知道韩老板喜欢那种野菜?”

    “韩总夫人没到这个时候就会给韩总做香椿煎蛋,韩总很爱吃。”助理没有明说,“偶尔韩总也会亲自下厨用婆婆丁煲汤喝。”

    婆婆丁就是蒲公英,煲汤的话一般是用根部,清炒一般是用叶子。

    “你放心,等新菜研发出来我一定第一时间邀请韩老板来试菜。”江枫笑着道。

    助理离开了泰丰楼。

    江枫盯着一地的野菜,有点纠结。

    他一开始想的是能弄到野菜就行,一盘清炒一盘凉拌,野菜这种东西如果不是精心制作很难做得非常好吃,不苦不涩就可以说是好吃了。再加上野菜的时令性很强,除了少数可以药用的一般不会有人特意去种植,江枫从一开始就没觉得他能完美复原当初的那两道野菜。

    准确来说他也没觉得自己能完美复原当初那桌菜。

    他的厨艺和曹桂香的厨艺之间差了多少,江枫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张之蕴把菜单发给江枫之后江枫好好研究了一下里面的菜,那两盘野菜明显就是拿来凑数的那个年代最不缺的就是野菜。地瓜是主食,花生米是下酒菜,豆腐是蔬菜,腊肉炒蘑菇丁是花荤,爆炒野兔绝对是大菜,河虾和黄鳝在那个少油少佐料的年代应该不值钱,随便出点力就能弄到一些,又不填肚子又难去腥。

    江枫觉得,最需要用心和花精力的就是爆炒野兔。因为某些听者伤悲闻者落泪的原因不提倡吃野味野兔只能用养殖兔代替,泰丰楼是出售兔肉菜的,有稳定的供货商。江枫特意挑了一只又肥又好动一看肉就很好吃的大肥兔子,留着让其他人先别宰,他要留着晚上现杀。

    盐焗河虾难度不大,倒是油淋黄鳝有点难度。黄鳝这种土腥味重的河鲜吃油,之前大家明明没什么吃的,人人都馋肉也不愿意吃它也是因为这个。用多了油舍不得,用少了油贼难吃,所以不如不吃。

    油淋明显是为了省油,一道注定吃油的菜用省油的做法来做,还是有点挑战的。

    江枫把韩贵山助理送来的野菜挑拣了一番,不分种类选了两盘的量的最新鲜最嫩的,洗干净放到一边,嘱咐其他人别动就去干活了。

    江建康在边上悄悄关注他儿砸很久了。

    一开始,他以为江枫是在摸鱼。

    后来他发现,江枫好像是在忙一些事情,又是挑兔子又是捡地瓜的,还招人专门弄了几大袋野菜,看上去跟要弄农家乐一样。

    江建康对此产生了深厚的兴趣,当初农家乐刚出来的时候他可喜欢了,土灶大锅炒出来的肉香,散养的土鸡和土猪肉炒什么都好吃。

    只可惜后来的农家乐被做烂了,鸡都不是正宗的土鸡了。

    想到这里江建康就觉得非常遗憾。

    江建康接着喝水的空挡走到了江枫边上,好奇地问道:“儿砸,你这忙了一上午都在捣鼓啥呢?”

    “张爷爷昨天找我定了一桌菜,今天晚上要带着彭师傅过来吃,我这在准备呢。”江枫道。

    “就请人家吃野菜?”江建康顿时觉得这张褚也太不地道了,彭长平昨天做了一桌燕翅席的事情已经传开了,江家人作为最靠近事件中心人物的人几乎在江枫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除了两位老爷子之外没一个不悔恨的。

    江建康这种辈分稍高一点的还好一些,想江载德这种同辈的悔恨的泪水流到都可以养鱼了。

    江载德和江守丞这几天基本上是一边查燕翅席的资料一边流口水,饭都比平时多吃了好几碗。

    要是早知道好好学厨就会有这样一天,当初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厨呢?

    那可是燕翅席啊,传说中已经失传成为绝响的燕翅席啊!

    江建康深深觉得张褚这次实在是有点小气了,彭长平都请他吃燕翅席了,他居然就请彭长平吃几袋野菜。

    那玩意有什么好吃的,就算拿高汤浇也就那样,反正香椿煎蛋他从小就不爱吃,煎蛋还可以。

    “又不是只吃野菜,还有兔子,黄鳝和河虾呢,忆苦思甜餐,人家叙旧就喜欢这个您不懂,回忆艰苦岁月。”江枫道。

    江建康:?

    这年头忆苦思甜餐这么高级?都有兔子,黄鳝和河虾了也能叫忆苦思甜,忆苦思甜不应该给点野菜粥就行了嘛。

    “对了爸,你知道油淋黄鳝怎么做吗?省油的那种做法,越省越好。”江枫问道,他腌肉的时候就一直在琢磨这件事。

    “省油?”江建康愣了一下,“省油这黄鳝还怎么做,这菜就费油,油少了不香不好吃。”

    “哼。”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江枫与江建康身边,江建康还以为是他喝水时间太长了被亲爹误会在摸鱼赶快溜了。

    “爷爷。”

    “省油都不会,你三爷爷白教你剁椒鱼头了。”老爷子一脸不爽,不知道是因为江枫没想到这一茬还是因为江枫问江建康不问他。

    “剁椒鱼头?”江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之间教你做剁椒鱼头的时候最后一步不是把热油从鱼嘴处开始往下浇嘛,小枫你如果想做油淋黄鳝省油的话也可以这么做。”江卫明笑眯眯地道,刚才江枫问江建康的问题他显然也听到了。

    江枫恍然大悟。

    “不过这黄鳝和剁椒鱼头可不一样,黄鳝可比鱼头难多了,但浇的技巧大致是一样的,小枫你可以试试。只不过时间有些紧,如果多些时间练习以你的悟性应该没有问题。”江卫明道。

    “既然是做给彭师傅的就好好做,野菜也好好做,多上点心,知道了吗?”老爷子一脸严肃。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