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品修仙 不放心油条

第九二五章 你可以安心了么,好先生快跑啊

    秦阳蹲在外面,看着还在翻滚的巨大水球,水球上巨大的眼球里,也倒映不出来他的真容,唯有一颗眼球里,似乎能倒映出来一个模糊的透明东西。

    这些日子,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星隐状态,高屋建瓴之下,熟练度攀升的的确比较快。

    秦阳挠了挠头,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没由来的在心中浮现。

    本来他以为针对大神官的事,会变成一个长期目标。

    可现在,事情进展的却远比他想象的顺利。

    夕阳权柄被封禁,大日权柄被府君送来,神光大神官来碰瓷送人头。

    极短的时间,就解决了三位。

    事实上,他之前都想走了,能封印了夕阳权柄,目的便已经达到了。

    如今只剩下真火、死星、至曲三位。

    看情况,府君在这里留下的化身,实力似乎还不是太弱,里面那三个大神官,权柄的掌控并不是太高,尤其是真火大神官,才上位没多少天时间。

    府君的这尊不是太弱的化身亲自出手,十有八九没太大悬念了。

    正想着呢,水球表面微微泛起一丝波澜,一朵泛着浓重权柄威势的太阳真火,从里面飘了出来。

    “……”

    秦阳呆呆的看着那朵太阳真火,飘飘荡荡的向着远处飞走,猛的一个激灵。

    瞬间拦在那朵太阳真火前方,一口将其吞噬掉。

    封神书上,再次翻开了新的一页,下半部分有一朵火焰的图案,上面书写者“真火”二字。

    府君的这尊化身,这么强么?

    秦阳有些疑惑,十分的不解。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明知道是星隐星官在这里蹲草丛,他却主动跳出来当打手,将太昊敕封的大神官权柄,送给太微麾下的星官。

    太昊和太微,再怎么不对付,那他们也是同气连枝,同为天帝,屁股先天就坐在一边的,哪怕要打生打死,那也是人家的内部矛盾。

    解决了太昊的大神官,剥夺了所有的权柄,难道就不怕太微趁机做大么?

    还是觉得狗咬狗,咬死一个之后,却不会在腾开手之后,转过来全力咬死他?

    不至于这么天真吧。

    水球之内。

    府君、女修、黑脸壮汉,对战剩下的死星大神官和至曲大神官。

    结局已经没什么悬念。

    府君以目光为牵引,根本无视所有的扭曲,目之所及,便可触手可及。

    至曲大神官全身鲜血在不断的被引流出来,生机也随着引流,不断消逝。

    死星大神官与黑脸壮汉对战,一对一,看起来打的势均力敌,然而,当已经陷入疯癫状态,自我意识都被压制下去的女修站出来之后,局势立刻扭转。

    当她从一个极端陷入到另一个极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的时候,那实力可能比之前些日子,还要更强一些。

    一般修士入魔所能带来的实力攀升,远不如修成佛骨金身的大和尚,一念入魔所能带来的力量攀升。

    这都是一样的道理,越是极端的扭转,带来的变化就越强。

    女修维持着最后一丝自我意识,化作一个双目通红的黑色影子,一步一步的走向死星大神官。

    黑脸壮汉的气血极限燃烧,面容都开始变得苍老了一些,他极力控制着死星大神官,让女修的一只手,按在他的脸上。

    吧唧一声,死星大神官的骷髅脑袋,被硬生生捏碎,肉身冻结成冰雕,随风消散。

    一颗灰白色,如同水胆一样的东西,遗落了出来,死寂冰冷的力量,开始向着周围扩散。

    府君一挥手,水浪翻滚而上,包裹着死星大神官遗留下来的权柄具象之物,消失在水球里。

    秦阳站在水球外面,像是一只等着喂食的雏鸟一样,面无表情的抬起头,张大了嘴巴,一口将死星大神官的权柄具象吞噬掉。

    海眼之中,封神书又多出一页。

    只剩下最后一个至曲大神官了。

    没有悬念了。

    可越是这样,秦阳便越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哪怕那些大神官的实力,并不是特别强,对权柄的掌握,也不是特别强,跟上古之时威震天下的大神官肯定是没法比。

    但也不至于被如此碾压吧。

    他只是做了个局,引对方来而已,真正打,可还是靠着硬实力一板一眼的硬拼的。

    府君当年真的有那么强么?

    如今只是区区一尊化身而已啊。

    ……

    云台之上,庄园里,还在翻腾资料的十二,微微一顿,身体趔趄了一下,仿若要跌倒一般。

    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莫名的感觉到,身上似乎有什么枷锁被打开了,很多东西,都开始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心底也有什么东西,在若隐若现,仿若想到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却偏偏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具体是什么事情。

    焦躁的感觉浮现,她不安的来回踱步,来到储存资料,仿若没有边际的巨大房间里。

    她不断的去翻越那些记载,速度越来越快,焦躁的感觉越来越强,却依然找不到到底是什么。

    慢慢的,随着她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那些摆在书架上的书籍、玉简、金册,全部如同受到了召唤,自动飞起来,在半空中自行打开,展现里面的内容。

    无数的内容,不断的灌入到十二的双眼之中,股票配资 渐渐的汇聚成洪流,不断的灌入十二体内。

    无数的股票配资 里,隐藏着诸多辛密,诸多已经失传的东西,埋葬的历史,可是偏偏没有一样,能化解十二心中的疑惑。

    这些全部都不是她觉得最重要,却想不起来的事。

    她变得焦躁不安,都快急的哭出来了,疯狂的去翻越这里的一切。

    “没有……”

    “还没有……都不是。”

    ……

    最后晋升的至曲大神官,也放弃抵抗了,他自知已经逃不掉了,他能做的,只是牺牲掉自己的生命,将最后的权柄,送回天宫。

    他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口,心脏的位置,仿若出现了扭曲,他的身躯开始向着内部坍缩。

    身躯被强行撕扯拉长,不断的崩碎成齑粉。

    同一时间,秘境的入口处,进来的时候,至曲大神官随手布置下来,用来封闭秘境,断绝进出的扭曲,此刻发挥出了最重要的作用。

    随着至曲大神官舍弃了自身,将权柄送出的时候,这里的这一丝扭曲,便成了接力权柄具象的跳板。

    具象化作的扭曲,与此地的扭曲产生了共鸣,瞬间便跳到了这里。

    最后离开秘境,直奔天宫而去。

    府君略有些遗憾的收回了目光,上古之时,至曲大神官可以说是最难打死的一个。

    就是因为对方只要提前布置好后手,随时都可以离开,任何东西都困不住对方。

    如今的至曲大神官实力虽然弱了点,对权柄的掌控也弱,但这也不影响权柄本身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留在这里的只是一尊化身,短板特别明显的化身,根本无力阻拦。

    府君转身没入水球之中,他摘下了自己左眼,那颗眼球被他重新丢了出去。

    瞬间,以那颗眼球为中心,遍布巨大水球里的所有眼球,都重新汇聚过来,化作绷带人。

    片刻之后,水球崩碎,府君、绷带人出现,尚在失去自我意识状态的女修,被黑脸壮汉死死的控制着,不让其失控。

    府君摇了摇头,一步一步来到女修身前。

    黑脸壮汉退后一步,将女修挡在身后。

    “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要帮她恢复而已,到底是老熟人了。

    我虽然不赞成她的理念,却也不影响我赞同她去试一试。

    没有人可以想出一条完美无缺的路。”

    黑脸壮汉沉默了一下,不再阻拦。

    府君的手指点在了女修的眉心,女修双目一闭,陷入到昏睡之中。

    黑脸壮汉对着府君躬身一礼。

    “府君大人高义。”

    黑脸壮汉带着女修离去,绷带人迟迟没走。

    府君对着他挥了挥手。

    “看我干什么?还想跟着我么?

    我只是一尊化身而已,当年本尊有什么安排,你继续照做便是。

    不用告诉我,也不用跟着我。

    按照计划,现在还不到我复苏的阶段,我只是意外被唤醒了而已。”

    绷带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所有人都走完了,府君来到秦阳藏身的地方。

    “走吧,至曲大神官已经陨落,权柄便是放在那里,等着你去剥夺呢。”

    丢下一句话,府君转身便走。

    “等一下。”

    “怎么?”

    “我想问问你,你为什么会出手?”

    府君的脚步一顿,转头看向秦阳所在的方向。

    “这种问题,毫无意义。”

    说到这,府君笑了笑,有些恍然的道。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帮太微天帝,剥夺太昊的权柄吧?

    看来你知道的东西,并不是太多。

    我虽然只是一尊化身,知道的东西,却也不少。

    你能剥夺大神官的权柄,一口气解决数个,用的便不可能是对应每一个权柄的方法。

    你有一种方法,可以剥夺所有大神官的权柄,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我也不想知道。

    不是我看不起太微,而是他身为天帝,便是最大的桎梏,他永远不可能找到一种,或者创造一种,可以剥夺太昊所有权柄的方法。

    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拥有星隐星官的能力,但我很确定,你肯定不是星隐星官,你也不是为了太微而战。

    没有站在天帝那边,又是人族,又掌握着剥夺权柄的方法,还付之于行动,无论你是谁,在这件事上,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帮你。

    现在,你可以安心了么?”

    “……”

    秦阳砸吧着嘴,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话都让你说完了,那我还说什么。

    “走吧。”

    走出了秘境,府君仰望着天宫,看着天宫之中坠落的废墟,裹挟着流火,坠入大地,他咧着嘴肆无忌惮的笑出了声。

    “原来是只剩下至曲了啊,说心里话,我想看到这一幕,很久很久了。

    你放心吧,哪怕你有别的目的,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现在这件事上,我不会有丝毫犹豫的。”

    府君带路,杀入天宫,秦阳什么都没做,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看着府君一路杀上去,带着他冲入到至曲宫。

    至曲权柄已经不在这里,府君抬头继续向上望去。

    “在上面。”

    一路来到了第三层云台,那轮巨大的烈日,依然在绽放着光芒。

    来到了烈日之上,曾经阻拦着秦阳去路,由权柄的力量化作的七彩虹,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层。

    至曲权柄所代表的力量。

    “最后的权柄就在这里了。”

    前方是一望无垠的虚空,在秦阳眼里,看到的却是扭曲的空间,拦住了他前行的所有去路。

    至曲权柄的气息,遍布在这里,让人根本察觉不到到底在哪。

    “不用看了,大神官陨落之后,这里你所能看到的每一缕扭曲,都是至曲权柄。

    我只是一尊化身,没有能力将这里重新凝聚,化作权柄的具象,能不能做到,就要靠你自己了。”

    秦阳一言不发,冲了出去,他也没办法将这里的一切重新凝聚。

    但是,他可以用笨办法,将所有的扭曲,全部都吞到海眼里。

    他的海眼足够大,大到完全可以容纳这些。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秦阳的海眼里,遍布的扭曲越来越多,到了最后,似乎整个海眼都化作了混乱扭曲的世界。

    当他把最后一丝扭曲彻底吞入海眼里之后,封神书自动展开,翻开了新的,空白的一页。

    所有的扭曲,都在不断的灌入到封神书之中。

    当所有的扭曲都消失在封神书里,新的一页上,出现了新的名字。

    至曲。

    ……

    在秦阳封禁了至曲的一瞬间,陷入疯狂的十二,忽然停下了脚步。

    她心底察觉到的那件极为重要,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怎么寻找记载,都没有半点提示的东西,终于浮现了。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恐。

    瞬间来到了她平日里写信的案台前,向着窗外的桃花树望去。

    她的眼中,仿若有一层薄纱渐渐散去。

    在她眼中,看到了桃花树下,一方石桌,一尊石凳,缓缓的浮现。

    一位一袭长衫的俊秀男子,坐在石凳上,捧着一本书,仿若看的入迷。

    似乎察觉到十二的注视。

    男子合拢了书籍,转头看向她,面带一丝微笑。

    “十二,辛苦了。”

    难以言喻的大恐惧,在十二的心中炸裂。

    她终于想起来了,太昊,从来没有离开过。

    太昊一直就在这里。

    当最后一个大神官的权柄被剥夺,最后的一丝蒙蔽,便彻底消失了。

    她满心恐惧,内心被绝望瞬间填满,她向着窗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

    “好先生,快跑啊,这是个陷阱!”